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健康  >  今日看點
搜 索
如何在前往抑郁癥的道路上及時懸崖勒馬
2016-11-07 14:49:05 來源:環球網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在今年4月發布的關於抑郁癥的實況報告,目前全球至少有3.5億名抑郁癥患者,自殺也成為15?29歲年齡組人群的第二大死亡原因。不久前演員喬任梁的去世,使人聯想到近些年發生的天纔歷史少年林嘉文、演員張國榮、陳琳、賈宏聲、尚於博等因抑郁癥走上不歸路的事件,大眾對抑郁癥的關注度急昇,網絡上也相繼出現了各種抑郁癥心理測驗。

  這些測驗是否科學,是否可信?抑郁癥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疾病,你真的了解它嗎?筆者就此對貴州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心理學副教授范向陽進行了專訪。

  心理測驗運用不科學會產生心理誤導

  據范向陽介紹,凡被稱為量表,一般都經過嚴格的量表制作和科學的檢驗。『從這個角度上講,量表是可以使用的。但如果這些量表是由外國人制訂且沒有經過中國專家的修訂,那麼從文化上講,它們並不完全適用於中國,在應用時就可能存在不足。另一方面,量表在網上的大量出現使得人們隨時都能看到,還能知道結果,這會使受測者產生學習效應,即在知道哪個題分數高或低後做出偽回答,影響測量結果的真實性。』范向陽說。

  此外,還有一個更值得關注的問題,有些本身不夠科學或不適用於中國的心理測驗,會對受測者產生心理誤導,從而引起或加劇其緊張、害怕的情緒。『關注健康是人們普遍的心理動機。對身體或心理出現問題影響健康而產生擔心與焦慮,也是普遍的心理反應。一旦有了這樣的動機與心理反應或進行性狀態,就會特別關注相關信息,對號入座。當受測者認為自己符合抑郁條目時,就會加劇心理緊張與焦慮,而越緊張焦慮就越會關注該類問題,如此形成惡性循環。對於一些易感素質強的人來說,受誤導的可能性會更大。』范向陽解釋道。在遵循科學真實原則的前提下,心理測驗不應該被濫用,也不能被視作萬能。為規避網上泛濫成災的心理測驗給大眾帶來誤導或是學習效應,心理測驗就需要嚴格保密。

  心理測驗只起輔助診斷作用

  對於抑郁癥這樣臨床表現形式多樣、癥狀復雜的疾病來說,心理測驗一般只起到輔助作用,更重要的是要依據統一科學的診斷標准(在中國范圍內采用CCMD—3診斷標准),通過臨床醫生根據多年的經驗進行臨床觀察、病史采集、精神檢查來進行診斷。在很多人眼裡,這就是『心理上的一場感冒』。對於這一說法,范向陽並不完全贊同,『從變態心理學的角度來看,抑郁癥還是一種比較嚴重的病,屬於精神障礙分類中的心境障礙,嚴格意義上不可以用感冒來形容。在CCMD—3關於抑郁癥的診斷標准中,將其分為輕度、重度、無精神病性、有精神病性以及復發性抑郁癥。不同程度的抑郁癥在具體癥狀表現、社會功能損害程度(如工作學習、社會交往等)、精神痛苦程度等方面均不同,且病程通常需在符合癥狀標准和嚴重標准的基礎上持續至少兩周。』

  從診斷標准中能看到,抑郁發作以心境低落為主,與其處境不相稱,可以從悶悶不樂到悲痛欲絕,甚至發生木僵,嚴重者可出現幻覺、妄想等精神病性癥狀。判斷單次抑郁發作,需至少滿足以下4項癥狀表現,即興趣喪失、無愉快感;精力減退或疲乏感;精神運動性遲滯或激越;自我評價過低、自責,或有內疚感;聯想困難或自覺思考能力下降;反復出現想死的念頭或有自殺、自傷行為;睡眠障礙,如失眠、早醒,或睡眠過多;食欲降低或體重明顯減輕;性欲減退。同時,嚴重標准體現為社會功能受損,給本人造成痛苦或不良後果。

  無法做生活的斗士,卻輕易選擇面對死亡。在別人所無法想象的抑郁癥患者的世界裡,抑郁絕不是心情不好什麼都不想乾那麼簡單。

  從生理、心理、社會因素看抑郁癥成因

  由於我國心理諮詢行業相關法律框架不夠完善,從業人員數量少,加之國人對心理疾病不夠重視,甚至對此存在誤解,諱莫如深,使大眾總戴著有色眼鏡看待心理疾病及精神障礙,也直接導致人們對抑郁癥存在諸多認識上的誤區。有些患者不能被理解,甚至被問『你那麼成功怎麼就抑郁了,還有什麼不滿足?』其實抑郁癥的成因是比較復雜的,不能只用『不滿足』來解釋。神經生化的異常、社會環境或消極事件的影響,包括性格等個性心理特征在內的心理因素,都對抑郁癥有誘發作用。『性格開朗的人,意味著其少有此類病的易感素質。對於同樣讓人郁悶的事,性格敏感內向或偏執狹隘的人更容易受影響。但如果遇到嚴重擊穿人的心理底線的衝擊事件,開朗的人產生抑郁也是可能的。同時,認知上的歪曲、消極看待周圍世界的心理傾向與消極的歸因方式都是可能引起抑郁的心理因素。』范向陽說。

  范向陽表示,目前在關於抑郁癥的遺傳學研究中,尚沒有足夠的證據來正式確定遺傳因素對抑郁癥的形成有致病作用,但病人的神經系統功能、神經化學狀態等方面都與正常人有明顯差異,只是還無法確定誰是因誰是果。

  抑郁癥患者需要親朋的心理支持

  北京大學版《變態心理學》主編錢銘怡在書中提到,由於嚴重的抑郁癥患者存在自殘或自殺的危險,一般認為藥物治療、適當監護與必要時的住院治療可以及時控制住病情,度過危險期。如果遇到癥狀特別嚴重需迅速控制,如藥物治療無效、不能使用抗抑郁藥的患者,會在關鍵時刻采取無抽搐電休克治療。除此之外,光療法和維持治療也是幫助患者逐漸康復的生物療法之一。

  藥物治療及生物治療只是治療過程中的一個方面,還需要輔助心理治療,尤其是對輕度、無精神病性抑郁癥患者和病情緩解穩定後的重度患者,心理治療也是不可忽視的治療方法。『我個人認為,只要患者能進行正常對話,並有治病的主動意願,心理諮詢師都是可以介入治療的。至於有沒有作用或作用的大小,涉及到患者心理狀態和諮詢師的水平,這是一個相對個性化的問題。』范向陽介紹道。

  除了這些系統的治療,來自患者親朋好友的關心幫助,更會起到心理支持與社會支持的積極作用。范向陽認為,『這樣的關心幫助主要是三個方面,一是在生活上的關心幫助,使其易於生活,能獲得保障與溫暖;二是在心理與精神上的關心幫助,減少或消除其孤獨感,使其感到自己是一個被人需要、對別人重要的人;三是在治療過程中的關心與幫助,如輔助其按時服藥等。』

  比起一般人,抑郁癥患者家屬需要付出更多的耐心和努力。『從說話用語上講,對於我們來說,出於關心的瞋怪可能是習以為常,但對於抑郁癥患者來說可能就是使其感到自尊受傷、觸發其自罪甚至自殺心理的刺激因子。生活中人們總認為自己對別人的關心是正確的出於好意的,就不太注意方式,甚至覺得方式不當也沒什麼。但從心理角度來講,在潛意識層面裡,這種關心其實已經有了對對方責備或不滿的用意融入,表面上是關心與愛,實質可能造成了傷害。真正的關心和關注,一定得適合對方。另一方面,從情緒表達上講,家屬需要對抑郁癥患者付出更多的呵護,也更要小心翼翼,因為這不是一天兩天的陪伴就可以解決的疾病。所謂治人病者先須治己病,家屬必須攻克自己這一關,纔能過好患者這一關。』

  及時傾訴避免負性情緒積壓

  俗話說,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誰也無法保證每一天都過得快樂,總有一些不愉快的經歷和情緒影響著自己,而暫時的情緒低落與抑郁又是一個從正常到異常的連續體,其間並沒有絕對的界限,是一個量變到質變的過程。因此,如何調整情緒並在前往抑郁的道路上及時懸崖勒馬,就顯得至關重要。

  『一旦發現自己情緒低落或存在抑郁的狀態,就需要向自己的親人或知己傾訴,將心理垃圾倒掉,恢復明亮溫暖,並且在生活中要隨時做這樣的清理。另外,人人都要加強對心理健康的重視程度,不要不斷積累心理生病的因素到成病難醫的地步。』

  而針對性格內向不善表達的人群,范向陽也有一套方法,那就是助以其可接受的溫暖、理解與釋放,比如,貼心的擁抱、真誠的握手,或陪對方靜靜地坐一坐都有幫助作用。甚至,條件許可者,還可以運用沙盤療法原理,采用相關材料起到幫助患者表達內心負面積累,疏通內心、理清心緒的作用。

  抑郁癥並不是不可治好,也並不是沒有防微杜漸的可能。關鍵是,提高對心理健康的重視程度,轉變對心理疾病的扭曲觀念,正確看待心理諮詢與治療的科學作用,積極面對疾病,從容與之斗爭。畢竟,最可怕的不是病癥本身,而是自己明明握有醫治根除的手術刀,卻遲遲不敢下手。

  趙建琳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6年11月07日11版)

責任編輯:王聰
【專題】走出『抑郁』陰霾 迎來『心』的陽光
相關新聞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