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健康
搜 索
國醫大師盧芳和他的傳人
2017-06-28 11:18:48 來源:黑龍江日報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濟仁中醫院院長王翠微為學生授課

  中醫傳承了幾千年,至今興盛不衰,歷史上那些國醫聖手手到病除的神奇,在國人眼中儼然就是神仙再世。雖然西醫技術進步越來越快,但中醫的道法自然的天然屬性和辨證施治治病治本的理念,依然深受國人信賴,名中醫尤其受到人們的追捧。國醫大師——就是名中醫裡的明星。

  4月24日第三批國醫大師入選名單公布,在30人的名單裡,黑龍江省唯一入選者是盧芳。

  國醫大師是由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衛生部、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共同組織在全國范圍內評選出的國家級中醫大師。首屆『國醫大師』評選工作於2008年10月28日正式啟動,到今年已經舉辦了三屆,全國總計有90名名中醫入選。這個由國家權威部門評選出的國醫大師,既體現了國家對傳統醫學的重視,也體現了國家對評選出來的國醫大師的高度認可和尊重。在中國,從事中醫工作的醫務工作者不下幾十萬,十年間評出的90人毫無疑問是中醫界的代表和絕對權威。能榮獲這一稱號,無疑意味著其在全國中醫界至高無上的地位。此前黑龍江省在前兩屆各有一名入選國醫大師,他們分別是張琪、段富津。

  黑龍江的中醫大夫能入選國醫大師,這是因為黑龍江省中醫藥文化底蘊深厚,醫療實踐可上溯到兩千年前的肅慎時期,在黑龍江省獨特的歷史、文化、經濟、地理、氣候等諸多因素交融下逐漸形成了以高仲山、馬驥、韓百靈、張琪四大名醫和段富津、毛翼楷、盧芳、王維昌四小名醫為代表的龍江醫派。是全國僅有的兩個被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確定的以地域命名的中醫藥學術流派之一,具有鮮明地域和黑土文化特色。其學術和文化影響逐步向外輻射,已在中國臺灣、深圳、三亞、天津、內蒙古和匈牙利等地設立了10餘個工作站。深耕杏壇根深葉茂

  盧芳生於1939年,出生在一個中醫世家,在這樣的家庭熏陶下,盧芳從小孕育著學醫的志趣,而且付諸行動。小學時,祖父就教他背誦《藥性賦》、《湯頭歌訣》等中醫啟蒙書籍,為盧芳走向獻身中醫事業的道路起了積極的作用。1956年盧芳考取了黑龍江中醫學院。

  很多中醫都記得自己的第一個病人,但誰也不會想到盧芳的第一個病人竟是他的親弟弟盧鑫。1958年盧芳正在上大學,黑龍江麻疹流行,他弟弟只有兩歲也未能幸免,先是發高燒繼而合並肺炎伴心力衰竭,在縣人民醫院住院,經多方搶救,效果不明顯,醫院下發了病危報告,並勸其出院回家,盧芳的父母在絕望中打電話通知盧芳回來和弟弟見最後一面,盧芳趕到時,弟弟臉色青紫,奄奄一息。倔強的盧芳暗下決心,一定要把弟弟從死亡線上拉回來,憑著家傳的醫療經驗和在大學學到的醫學知識,盧芳認為這是麻疹未透,毒邪攻肺所致的麻疹合並肺炎、心力衰竭、呼吸衰竭,他遂用宣毒發表湯僅一劑,弟弟竟轉危為安了,當時那副湯藥花了一角八分錢,經過精心的治療,弟弟就這樣戰勝了死神,此事在當地一時被傳為佳話。通過此事,盧芳不僅體會到了救患者於危難的成就感,也更加堅定了他一生從醫的信念。剛剛邁入而立之年的他便被譽為黑龍江『四小名醫』之一。

  過去,黑龍江中醫學院規定教師在擔任臨床教學期間可以不坐班,不參加臨床醫療。但是,盧芳深深理解『久讀王叔和,不如臨證多』的內涵,他主動走下講臺查房出診,他認為病人纔是他的良師益友。他的技術專長實際上都是在病人身上印證的。由於他善治疑難雜癥,黑龍江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曾讓他牽頭開設雜癥病房。

  行醫五十餘載,盧芳遇到無數疑難雜癥,他也從中不斷總結思考,屢獲奇效。

  記得有一次,盧芳出診時,一個病人被人抬了進來。盡管從醫多年,見過無數奇怪的病例,但盧芳看到這位患者時仍被嚇了一跳。只見患者瘦得皮包骨,頭發花白,牙掉得精光,腮向裡邊癟著,躺在擔架上一動不動,只有眼睛偶爾一開一合。盧芳問了年齡,只有45歲,而從外貌看病人起碼有60歲了。

  這名病人原是一個職工醫院的婦產科醫生,被診斷為彌漫性腦萎縮,病人家屬抬著她已到外省治了很長時間,醫生的結論是不治之癥。病人無路可走,因為仰慕盧芳的名氣,找上門來了。病人的姐姐說:『盧大夫,你是名醫,你不能治,誰還能治。』這種『將軍』的話,盧芳已經聽到過很多次了,他只能答應讓病人先住進病房。

  經過觀察,盧芳發現病人意識清楚,但說話無力,呈衰竭狀態,盧芳對其進行了全面檢查。盧芳認為,根據《黃帝內經》『上氣不足,則腦為之不滿(萎縮),耳為之苦鳴,頭為之傾,目為之眩』,病人必須補中氣,重用黃?,黃?為君藥,用量要達到100克,再加上其他中藥飲片。如此服用了一個月,奇跡出現了,病人明顯恢復了活力,僵硬的四肢開始能夠活動了。原來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吃飯咀嚼能力幾乎喪失,現在居然能夠下地走動了,兩個月就能從二樓到一樓散步了,半年時間就能從病房到汽車站送客人了。

  如今,這位病人臉色紅潤了,雙目也變得有神了,生活完全能夠自理,各方面功能恢復非常好,原來只有70斤的體重現在增加到一百多斤。

  盧芳認為,中醫博大精深,作為一個當代合格的醫生,對中西醫兩種理論必須找出契合點,有創新、有突破,纔有作為。而中醫師更要精通中醫基礎理論。

  盧芳在任黑龍江省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內科雜病病房主任期間(1980年—1986年)由於管理有方,突出中醫特色,中藥使用率高,博得院內外好評。因此被調任哈爾濱市中醫醫院任院長之職。由於堅持專科專病、突出中醫特色的辦院方針,被國家中藥管理局確認為全國示范中醫院建設單位,取得很好的社會效益及經濟效益。為此,盧芳被調任為黑龍江省中醫管理局任副局長之職,在任副局長期間,他很好地完成了國家二甲和三甲中醫院的評審工作,對振興黑龍江省中醫事業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盧芳曾說:『做官是有任期的,做醫生是終生的。』他視醫生的職業神聖而高尚。盧芳擔任哈爾濱市中醫醫院院長和黑龍江省中醫管理局副局長長達15年時間,但他仍然堅持定期帶徒出診、查房、搞科研、撰寫論文,出版專著。到各市縣檢查指導工作時,盧芳仍抽出時間為當地患者診病、講課。盧芳說:『臨床療效是中醫生命的根。』由於他已形成了自己獨有的醫療特色,如辨病與辨證相結合,處方藥味少、藥量大等,深受同行和患者的信賴,也便於深入基層聯系群眾,所以行政工作也乾得有聲有色。

  匠心獨運自成一派

  盧芳在多年的醫學實踐和理論鑽研過程中,在挖掘傳統醫學精髓的同時,逐步形成了自己獨到的見解和理論體系。

  盧芳認為陰陽學說是中醫學理論體系的核心,它不僅是一種朴素的唯物的辯證的哲學思想,在其與醫學結合之後,有了很大的發展,不僅內容豐富,而且更具有科學的內涵。因此,學習中醫不可不精究陰陽學說之理。他對《內經》陰陽學說的論述頗有研究,博覽各家的論著加以探討,並運用現代科學及自然辯證法的觀點分析了陰陽學說科學性,同時列舉八綱、八法、六經等強調陰陽學說在整個中醫理論體系以及辨證、立法、遣方、用藥等各個診療環節中的指導作用。

  盧芳將陰陽學說運用在臨床實踐中,他常引用『善補陽者,必於陰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生化無窮;善補陰者,必於陽中求陰,則陰得陽生而泉源不竭』(《景岳全書·新方八略·補略》)之言來啟迪後學。他臨證時制方用藥亦遵循上述原則,總是從調和機體的陰陽入手,並結合每個病人的特殊情況來處理,每每能獲取良效。如他用祖傳秘方還春口服液治療性功能減退,他認為性功能減退屬老年氣虛者,氣不化精生陽所致,腎陽不振,導致陽痿,在研制的還春口服液中偏重人參、漢三七、取人參益氣生精,漢三七補血活血,人參、三七一氣一血,一陰一陽,氣虛得補,血滯得通,氣血調和,陰陽自平,即『陰中求陽,陽得陰助而生化無窮』之意,這纔是治療本病之本,打破了傳統治療陽痿慣用壯陽的格局。

  盧芳經過多年的潛心鑽研,積累了豐富的經驗,並在不斷探索中形成了獨到的見解和理論。

  首倡脾胰同治法治療糖尿病並發癥

  盧芳認為糖尿病病變在髒腑主要責之於脾,由此在國內首創了『脾胰同治法』,臨床療效卓著,尤其是對有並發癥者,更為標本兼治之法。

  糖尿病在古代中醫典籍記載中已有幾千年的歷史,內容豐富而且完整。對此病的認識,大都認為與肺胃腎三髒功能失調有關,並分為三消,消渴多飲為上消,消谷善飢為中消,尿頻量多為下消。盧芳認為這種提法有偏頗之處,他經過反復觀察,認為病在脾上。盧芳對此進行深入研究認為,五髒包括心肝脾肺腎,胰的功能可歸到脾上,所以說胰有病就可以看成是脾有病,糖尿病的癥狀確實有脾的癥狀。盧芳認為糖尿病是因脾氣虛弱或脾氣呆滯而引起水谷轉輸運化失常所致。

  繼承『鼻通於腦』理論創新中風給藥途徑

  中醫傳統理論認為『鼻通於腦』。《靈樞》雲:『十二經脈三百六十五絡,其氣血皆上注於面而走空竅。』這說明鼻腔給藥通過經脈循行可達腦髓。現代醫學對鼻黏膜、動靜脈、腦及腦脊液的關系也提供了確切的給藥依據:鼻腔內具有纖毛上皮黏膜,黏膜下生有豐富的毛細血管網及淋巴網絡,十分有利於藥物的吸收。鼻腔上部有篩板結構,其周圍充滿腦脊液;同時鼻腔上部的靜脈與海綿竇和上矢狀竇相聯系,上述兩種解剖關系都說明鼻腔給藥可直接進入腦脊液。

  由於鼻腔給藥直接吸收進入腦脊液,避開了『血腦屏障』的阻隔,直接作用於靶向組織,明顯減少了用藥量,可保藥物有效劑量。鼻腔給藥避免了口服藥物經過肝胃的首過效應,因此生物利用度高,給藥方便。

  中風鼻溶栓是盧芳數十年的經驗方劑,通過現代工藝技術提取而成,具有活血通絡、醒腦開竅的功效,適用於腦動脈硬化、腦萎縮、腦梗死、老年性癡呆等病。該產品於2004年獲黑龍江省中醫科技進步獎。

  大劑量川芎治療頭面部神經痛

  盧芳對頭面部神經痛方面的研究頗具特色。他曾經接診過一位久患三叉神經痛的老人,老人把過去治病所有的藥方全拿來了,足有20多張。盧芳仔細研究了這些中藥方,全是治療偏頭疼的藥方。既然那些藥方已經證明對病無濟於事,那麼,再開下去肯定還是於事無補,必須另闢蹊徑。他一頭鑽進圖書館的資料堆裡,在《名醫別錄》中看到這樣的論述:『川芎,專治面上游風去來,目淚出,多涕唾,忽忽如醉。』盧芳覺得,這是古籍中對三叉神經痛最為貼近的描述。再看患者治療偏頭疼所有的中醫方劑中都有川芎,分析了病人過去治療失敗的原因,他認為,主要癥結有兩個,一個是有效量不夠,另一個是配伍問題。因此他加大了川芎劑量。盧芳決定突破禁區,但不能讓病人去冒險,就在自己身上試驗,逐步加大劑量,一直加到50克。之後,這位老人僅用了盧芳的3劑藥,可怕的疼痛很快消失。老人開始主動把與自己一樣受到三叉神經痛折磨的病人介紹到盧芳那裡。於是盧芳的診室裡多了一個三叉神經痛的患者群體,每天病人絡繹不絕。川芎治療頭痛是人所共知的,盧芳認為川芎劑量小則達不到效果,對偏頭痛、三叉神經痛、枕大神經痛等頭面部神經痛最低用量為50克,多則達100克。

  他認為理論的正確與否不在於理論本身能否自圓其說,能否天衣無縫,而在於能否經受實踐的檢驗。如在治療植物神經功能紊亂時,則強調滋陰潛陽之法,認為本病陰虧肝旺,由於腎陰虛致心腎不交,由於肝陽旺而致肝脾不和,心肝脾腎俱病,其主要髒腑為肝腎,自擬四生飲,用生地黃、生白芍、生龍骨、生牡蠣以滋陰潛陽,重鎮安神。他對前人的方劑不是照抄照搬、錙銖不變,而是靈活運用、化裁創新。所以他在方劑的應用上很有建樹,如用《傷寒論》的炙甘草湯治療席漢氏綜合癥(虛勞),而不限於傷寒論(原文是:心動悸、脈結代,炙甘草湯主之)。將仲景的真武湯並附子湯合方治療寒濕痺癥,而不限於水氣病等。

  任何科學,都需要依靠辛勤的勞動和正確的辯證思維方法。盧芳以精湛的醫療技術名震海內外,成為一代名醫,除了具有博大精深的醫理知識和豐富獨到的經驗之外,與他的敏捷的辨證思維方法是分不開的,他在實踐中看到剛走上工作崗位的中醫臨床醫生,在辨證施治的過程中,往往按『十問歌』去問診,問完也沒得出主證。盧芳根據自己的臨證經驗,歸納總結了一辨證程序歌:『望聞問切抓主證,髒腑學說把位定,找出某髒為主導,再用八綱去定性,衛氣營血與三焦,經絡循行與六經,結合氣血與痰飲,高度概括成證型』,這樣纔能使辨證綱舉目張,條文縷晰。

  辨病辨證中西合璧

  盧芳主張『辨病與辨證相結合』的觀點,內含有兩層含義:一為既要為病尋藥,又要重視辨證論治,二為辨證論治與辨病施治相統一。西醫通常尋找有效方劑與藥物,希望能找到治療某一種疾病的有效方藥,因此,努力於為病尋藥。中醫則強調辨證論治,用辨證的方法用藥而不拘於一病一方。盧芳認為兩者不能偏廢。辨證論治是建立在整體觀念和動態觀念上,以朴素的唯物辯證法為基礎,認識疾病過程中的主要矛盾和解決主要矛盾的兩個方面。它不是為尋找唯一的致病因素,而是多元的衡量某一方面的主要問題,以此主要問題作為治療依據。

  盧芳在治療急難重癥時,往往病證同辨,急、難、重癥,病情復雜,表現多端,認證困難,救治棘手,常非一法一方能效,對此力求穩中有細,緩中有急,既不可圖一時之快,治標棄本,也切忌戀本耽時失標。細辨病證輕重,既辨病又辨證,既堅持中醫理論原則,又靈活應用西醫的認識和研究成果,將現代藥理研究成果在辨證論治的基礎上,運用臨床,酌情用某些有效的藥物,確不失為良法。如盧芳治一例扁桃腺癌患者以辨病為主,因病施用大劑量解毒清熱、抗癌消炎的藥物,如金銀花、敗醬草、山慈菇、紫地丁、板藍根、天花粉、玄參、菊花、丹皮、白花蛇舌草、大青葉、蒲公英、梔子、元胡、郁金等。根據情況,出入加減,配合中藥漱口劑和西醫放療,使病情得到控制、癌腫縮小、癥狀消失,已五年餘未發。盧芳認為癌癥當以攻邪解毒為主,扶正為輔,癌毒去,正纔可復,毒邪不去,內裡不安,正也不易扶。如非扶正不可,其用量亦輕,或以飲食扶正即可。視病情辨證、辨病交替或同時使用,相機出方用藥。

  繼承不守舊貴在創新

  盧芳認為祖國醫學源於遠古,歷經各代,不斷發展而成,要振興中醫,首要繼承,但非守舊,重在創新。《素問·至真要大論》謂:『有者求之,無者求之』,有者求之,繼承之意;無者求之,創新之屬。一是要認真整理研究中醫文獻資料,對於古籍經典詳加校正、疏義注釋,並予熟讀深思,領會其理論真諦;二是要把理論研究和臨床、科研實際緊密結合,使之相得益彰,同時要整理研究近代老中醫醫籍及臨床經驗,掌握其治療疾病的獨特之處。他反對那種理論脫離實際,只強調理論,反對輕視實踐的純理論繼承,更不主張治學只是引經據典,毫無新義的守舊思想。盧芳常教導學生,勤於古訓,重在新義;治學勿以空談,重在實踐,就是要在繼承的基礎上提出新問題,通過實踐,敢於突破,解決新問題,從而不斷豐富中醫學說內容,提高診治疾病之能力。例如,三叉神經痛發病以I或Ⅲ支為多這一現象,在中西醫文獻中都無人解釋,他根據手足三陽經脈在頭面部的循行規律,在醫學界首先提出了在六經中除足太陽膀胱經外,都循行於三叉神經的第Ⅰ、Ⅲ支分布區,而第一支分布區僅有足三陽經脈在此通過。從而得出三叉神經痛是經絡受邪的觀點。在治療上,他依據藥物歸經和藥物性能,總結出治療三叉神經痛引經藥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桃李芬芳後繼有人

  國醫大師盧芳技藝精湛、成績斐然,但畢竟已經年近八旬了,他傾盡畢生心血的成果是否有人傳承?他對祖國醫學的執著與奮斗的精神是否有人發揚?

  盧芳從醫一生,也是教書育人的一生,他把培養中醫接班人的工作看做和自己的學術研究一樣重要。雖然在臨床上廣受患者追捧,但盧芳對自己的學術思想和經驗從未有過半點保留。52歲時,盧芳被原人事部、原衛生部、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批准為全國首批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他將自己運用中醫經典治療疑難病例的方法、思路毫無保留地傳授給學生。尤其是在擔任哈爾濱市中醫醫院院長的8年期間,盧芳無償為醫院獻出自己的驗方,並成功率領中醫院走出『西化』的發展模式,幫助醫院形成獨有的中醫藥特色和文化,獲得患者的廣泛好評。1990年,盧芳被國家人事部、衛生部、國家中醫管理局選中為國家首批全國名老中醫學術經驗指導老師,在全國指導老師當中,盧芳是最年輕的,年僅50歲。

  在此之後,國家批准盧芳招收第二、第三、第四、第五批高徒。

  盧芳帶徒的方法和經驗得到了國家有關部門的首肯。2007年盧芳獲全國首屆中醫藥傳承優秀教師獎,他的徒弟郎宜男獲得全國首屆中醫藥傳承高徒獎。

  2014年國家批准設立哈爾濱市中醫醫院全國名老中醫藥專家傳承工作室,盧芳突破傳統的師帶徒模式,用新思維、新方法指導帶徒工作,提出了『經典是基石、辨證是關鍵、療效是根本、科研求發展、打造新名醫、傳承做貢獻』的帶徒理念。盧芳被評為全國首屆中醫藥傳承優秀教師獎。

  盧芳帶出了一批又一批高徒,同時,他的子女家人也在他的真傳下各個取得了不菲的成就。在哈爾濱中醫界,提起黑龍江省中醫藥學會名譽會長盧芳的中醫世家,便會引來一片贊譽聲。這個家族,中醫人纔濟濟且各個事業有成:長子盧天罡為黑龍江省濟仁藥業公司的董事長,次子盧天雄夫婦開設的濟仁中醫醫院,兒媳王翠微是國家五部委批准的盧芳教授第四批繼承人,三兒子盧天驕是哈爾濱市中醫醫院中醫內科中醫師、國家五部委批准的盧芳教授第五批繼承人。

  王翠微是盧芳的二兒媳,也是盧芳最得意的弟子。盧芳帶領他的學術繼承人王翠微研發科技成果多項,如運用藥物直搗病所的理論研制的前列閉爾通栓劑治療前列腺疾病;用『巔頂之上,唯風可到』理論研制的治療三叉神經痛中成藥顆粒衝劑;用益氣生精、氣血互補,陰陽互根的理論研制的參鹿茶治療虛證,市場運作營銷多年,其療效都經得起時間和實踐的檢驗。坐落在哈爾濱市道裡區經緯二道街48號的哈爾濱濟仁中醫醫院,是盧芳一手打造的中醫醫療科研平臺,在他退休後的多年,這裡都是他繼續發揮光和熱的陣地。醫院成立二十餘年來,盧芳出診日從不耽誤,不管感冒發燒,還是出差去外地,都應期不誤。盧芳用心血和汗水維護它,培植它,珍愛它,發展它。盧芳有詩曰:

  解甲重操岐黃術,披掛專攻本草經。

  力搗膏肓起沈?,甘為仁者濟蒼生。

  隨著年歲漸漸大了,盧芳有意把他的這個心血結晶傳遞下去。再三思考之後,盧芳把這一醫療實體交給了王翠微管理,由於王翠微聰明好學、銳意進取,她在盧芳的指導下,在管理上很快進入了角色。她實行以人為本的管理方法,對內部實行人性化管理,以理服人,以情感人,以制度約束人。王翠微對員工提出『一切為了病人、為了病人一切、為了一切病人』的理念,她對五保戶、殘疾人、下崗職工均實行醫療和藥費優惠,對殘疾人、老年人免費送藥到家,患者把她當做親人。王翠微一邊主持管理工作,一邊跟盧芳繼續學習診治疑難病癥。每當盧芳看到王翠微刻苦鑽研醫學知識,熟練地診治疾病,對盧芳診治疾病的經驗運用自如時,每當看到王翠微診治過的病人感謝她時,盧芳內心有無比成功的喜悅,並高興地題詩曰:

  懸壺治病兩代人,老醫新秀一家親。

  瑰寶傳承有來者,畢生心血灑濟仁。

  盧芳欣喜的看到,他為之奮斗一生的中醫事業有了合格的傳承人,他堅信在下一代人的努力下,中醫事業將迎來空前的發展繁榮時期。

  王翠微和她的團隊努力把盧芳畢生心血凝結的中醫成果傳承發揚下去。有一個23歲的女患者,她在四個月前突然間摔倒了而且出現了語言障礙,一側肢體不力,在醫院入院檢查,診斷腦梗塞,用藥治療之後恢復得非常快。但是出院之後的三個月裡,她經常出現突然間看東西視力模糊,頭疼、而且會出現說話不清楚,突然間身體像失去平衡,就是突然好像要摔倒一樣。再次入院診斷是一過性腦缺血,這三個月重復住院出院,醫院給她查了血壓、血脂、血糖各項指標全都是正常的,最後說這孩子是先天的血管機能不好,建議她出院之後找中醫看一看,家屬就領著患者找到濟仁中醫醫院。她來醫院的時候,自己說現在三個月沒來月經,在此之前她有半年的時間,月經始終是不規律的。

  王翠微院長仔細地看了病例,這孩子整體的血壓血脂各方面都是正常的。而且血脂還是在正常的低值。王院長問這個患者:『我說的這些癥狀,你看你是不是大概都有:心煩、易怒、情緒不好,心慌,偶爾有心難受的時候,就是覺得心怦怦跳,是不是吃的多,大便次數多?』這孩子說全有。摸了下甲狀腺,甲狀腺腫大並不明顯,稍有一點點硬度。王翠微就給她開了一個甲功五項的檢測和甲狀腺的彩超單。拿回來之後發現都有問題,王翠微確診,患者腦梗是由於甲亢來的,甲亢造成血液的粘稠度增高,血流速度減慢引起腦血栓形成。王翠微用老院長盧芳的辨證施治方法,經過在濟仁中醫院治療,三個月之後甲功完全恢復正常,甲狀腺B超只是彌漫性一個改變,甲狀腺大小恢復到正常,這孩子的這個病就痊愈了。

  有一個36歲女性,她是來看甲狀腺結節的,自述結婚十年了,十年裡懷孕4次都是自然流產,從上一次懷孕流產,到來濟仁看病有一年的時間,患者去年在某大醫院檢測出甲狀腺的抗體都是高的,伴甲狀腺有多發結節,醫生建議她可以采取手術的方案,她不想手術,聽到濟仁中醫醫院專門治療甲狀腺病,來問問不手術能不能解決。這個患者可以診斷為橋本氏甲狀腺炎。橋本氏甲狀腺病是一種自身免疫性疾病。結節是由於淋巴細胞浸潤甲狀腺組織退化造成,患有橋本氏甲狀腺病,就會造成女性的不孕。王翠微院長跟她說,手術可以不做,中醫是有辦法的。這個患者在治療了兩個月之後,甲狀腺抗體開始回落,再經過了半年左右的治療,甲狀腺抗體基本是在可控范圍之內的。甲狀腺抗體小於三倍。王翠微說:『你可以准備要孩子了,在要孩子期間,中醫一些軟堅散結的藥物可以接著用,不會影響到孩子的發育。』這位患者後來成功懷孕了,而且她現在有了一個男孩子,非常健康,甲狀腺結節也沒再生長,反而比原來的值要小一些。

  王翠微院長和濟仁中醫醫院把國醫大師盧芳的寶貴財富和經驗積極發揚光大當作使命,造福著萬千患者,實踐著盧芳懸壺濟世、中醫報國的理想。

責任編輯:王聰

相關新聞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