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健康  >  用藥指南
搜 索
不離不棄的流感,充滿傳奇的連花
2020-01-09 11:15:32 來源:長城網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流感病毒,地球上最重要病毒之一,與人類『不離不棄』。

  ——《流感病毒,躲也躲不過的敵人》中國科學院院士高福

  長城網訊 凡是在2009年讀過大學的人,都不會忘記那段日子裡被甲型H1N1流感恐懼所支配的感受。平時大敞四開的校門關的嚴嚴實實,保安們警惕的目光從厚厚的口罩上方露出,查驗著每一個出入者的通行證件;只要一聲咳嗽、一個噴嚏,你的身邊就會迅速形成一個半徑兩米左右的『無人區』;如果體溫昇高少許,立刻就能從8人一間的集體宿捨『昇級』到單人獨間的隔離室。

  這樣的防護在今天看來可能顯得有些過激,但對於在6年前經歷過一波SARS疫情『洗禮』的人們來說,這些防護措施並不為過。事實上,從2009年至今,幾乎每個冬季我國都會出現一定范圍的流感流行,比如2013年的H7N9流感、2017年的B型Yamagata系流感、2018年的甲、乙型混合流感等。每次流感流行都不乏流感患者發生嚴重肺炎而致命的案例,2018年熱文《流感下的中年危機》正記錄了一場鮮活生命戛然而止的悲劇。

  為什麼流感會這麼頻繁地發生呢?

  有專家指出,盡管當今人們的預防意識和預防手段都有了很大的提高,但由於人員和商品在全球范圍內的大規模快速流通,流感等呼吸道傳染性疾病的威脅可以說是與日俱增。一個攜帶流感病毒的人可以隨意搭乘客機出行,等到病征顯露的時候,他已經踏上了另一塊大陸。正如2019年9月以來日本的流感持續高發,患者人數達到了去年同期的六倍左右,就被猜測可能與一場國際賽事引來大量國外粉絲入境相關。

  對於像我國這樣對外交流頻次不斷提昇、人群分布密集的國家來說,流感的威脅更加不容忽視。為此,國家衛健委、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等部門每到冬春季流感高發時期就會發布診療方案,就診斷和治療給出權威建議。

  2019年11月14日,國家衛生健康委辦公廳、國家中醫藥管理局辦公室聯合發布了《流行性感冒診療方案(2019年版)》。在《方案》推薦藥品中,連花清瘟膠囊、顆粒等成為國家推薦治療流感的有效中藥。這是自2005年以來,連花清瘟第18次獲得國家層面推薦用於流感等傳染性疾病的治療,這是全社會對連花治療流感藥效認可的結果,也是中藥在每年流感防治中應有的歷史地位。

  厚重的歷史積淀成就經典

  讓歷史的鏡頭重回到東漢末年,一場持續數十年的大瘟疫流行,家破人亡者比比皆是,十分悲慘。當時文學家曹植在游歷各地時看到,曾經繁華的中原地區一度出現了這樣的慘狀:『家家有位屍之痛,室室有號泣之哀,或闔門而殪,或覆族而喪。』

  這次大瘟疫,被當時人稱為『傷寒』,用現代的話說就是『被寒氣所傷』。之所以古人會有這樣的認識,是患者發病時出現劇烈的怕冷、寒戰等癥狀,給醫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這些癥狀與現代流感患者的臨床表現是高度一致的。

  史料詳細記載了瘟疫的特點:具有強烈的傳染性;發病急猛,死亡率很高;患者往往會高熱致喘,氣絕而死。這與現代流感引發的重度肺炎表現極其相似。即使是在醫學昌明的今天,這種肺炎仍然會威脅到患者的生命。

  古人面對這樣可怕的瘟疫時,幾乎是束手無策,只能在絕望中等待死亡。被後世尊稱為『醫聖』的漢代醫家張仲景,也曾悲痛地回憶,他的家族本來人口眾多,達兩百餘人口,但在不到十年的瘟疫流行期間,竟有三分之二的人口死去,其中有七成是死於瘟疫。

  懷著失去親人的悲痛,張仲景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尋找抗擊瘟疫的有效藥物中。他猜想,患者發病時之所以會怕冷、寒戰,原因可能是體表受到邪氣的侵襲,那麼能夠通過發汗驅散體表邪氣的麻黃是不是可以起作用呢?持續高燒說明體內有熱,而且還伴隨著喘息咳嗽的肺部癥狀,這是肺部有熱的表現,能清除肺熱的石膏應該會有效果,在這樣的思路指導下,張仲景創建了以麻黃、石膏為主要成分的抗瘟疫方劑『麻杏石甘湯』。

  應該說,古代中醫的診治思路在已經了解細胞、病毒的現代人眼中看來過於朴素,但用在患者身上時,『麻杏石甘湯』的療效卻毫不含糊,很多人服藥只需一兩劑,就能汗出熱退,汗出後怕冷、寒戰、發燒的癥狀就消除了,一時間救人無數。麻黃、石膏這兩味藥也被後世醫家廣泛應用在流感等外感發熱類疾病的治療中。

  歷史演進到五百多年前的明代,由於經濟繁榮,城市人口密集程度遠遠超過以往,為流感瘟疫傳播提供了機會,僅北京一地就發生過16次瘟疫,『死亡者晝夜相繼,闔城驚悼』。名醫吳又可在醫治瘟疫時發現,單純使用石膏退熱的效果還是有點慢,如果退熱慢了,就會給體表的外邪創造入裡的機會,入到肺,當然就會咳嗽、喘促不止,那有什麼辦法纔能盡快驅除體內的熱邪呢?

  中醫用藥驅除體內熱邪的方法不外三種:發汗、利小便、通大便,讓熱邪有出路,讓熱邪隨著人體的汗液、小便、大便排出體外,應當說在今天看來,中藥運用的這種想法也蘊含著很深的科學道理。吳又可在多種藥物之間權衡後,選擇了既能通利大便,又能利濕的大黃。

  也許是因為明代民眾生活水平明顯提高,飲食積滯相關病變高發,明代醫家對大黃格外重視,有人稱大黃為蕩滌積滯的『良將』,有人還將單味大黃制成『將軍丸』來服用,就連膾炙人口的小說《西游記》也借沙僧、悟空之口稱贊大黃。吳又可通過臨床應用發現,大黃具有很好的通腑泄熱作用,可以讓肺熱通過大便排出體外,同時也截斷了體表熱邪進入體內的途徑。

  吳又可治療瘟疫加用大黃的這一創舉,有效避免了瘟疫患者病情向肺部的傳染,許多在死亡線上掙紮的病人經他用藥又拉了回來,在當時引起了強烈的反響。

  清代乾隆年間,突發大范圍瘟疫,一時間滿街都是送殯的魂幡、散落的紙錢,病痛和恐慌不斷蔓延,據說就連不遠萬裡來華的英國馬戛爾尼使團也有人中招。如果此事屬實的話,那麼東西方兩大國第一次正式接觸,就與疾病傳播密切相伴了。

  當時的名醫吳鞠通注意到,盡管運用麻杏石甘湯和大黃能夠讓患者最終轉危為安,但許多瘟疫患者在發病期間仍會出現明顯的發燒、嗓子腫疼、頭痛、周身酸痛,需要找到合適的藥物盡快解除患者的痛苦。他認為這是風熱外邪侵襲人體所致,必須用辛涼解表的藥物讓邪氣發散出去,金銀花、連翹正是辛涼發散的重要藥物,既可以疏散風熱,清散體表的風熱邪氣,又能清熱解毒,清體內熱毒,再輔以其他藥物,形成了清代治療瘟疫的經典方劑『銀翹散』,一直沿用至今。而連翹、金銀花正是連花清瘟膠囊名字的由來。『清瘟』就是清除流感、感冒這類具有傳染性的外感熱性疾病。

  借助現代實驗研究,人們對這些流轉百年甚至千年之久的藥物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比如麻黃的揮發油對流感病毒有抑制作用,水煎劑有抗病原微生物作用;石膏服用半小時後即能發揮明顯退熱作用;大黃內含有的??類化合物對流感病毒有抑制作用;金銀花、連翹均具有抗炎、解熱及抗流感病毒等作用。將這些經典抗『瘟』藥物與今天科學實驗發現的抗病毒、抗炎、止咳、化痰、增強免疫的中藥組合,造就了今天的連花清瘟膠囊與顆粒劑的配方。

  應當說,連花清瘟既是歷史的,也是現代的,所以纔能擔當起今天全社會期待的治感冒防流感重任。

  科學的藥效證據征服審評

  廣東是我國數一數二的人口大省,據統計,2003年廣東總人口為8963萬人,以不足2%的土地面積承載了近7%的全國人口,人口密度是全國平均水平的4倍。號稱全國最擠的廣州三號線地鐵,能被上班高峰期的人山人海給震撼到。這麼擁堵的環境,一旦出現經呼吸道傳播的強傳染性病毒,很容易就會形成一場『瘟疫』。

  2002年底,廣東民間出現了關於一種致命怪病的傳言,甚至說出在一些醫院有病人因此怪病而大批死亡。由於坊間流傳煲醋和喝板藍根可以預防怪病,因此市面出現搶購米醋和板藍根的風潮,平時不到10元就能買一大包的板藍根一下子飆昇到三四十元,白醋價格也節節攀昇,從10元至80元、100元,有攝影記者竟拍到了1000元一瓶白醋的歷史照片。

  這種致命怪病,就是今天大家都知道的SARS,也就是『非典』。

  SARS初起時,以嶺藥業廣東辦事處有工作人員出現發燒癥狀,就立即將這件事報告給了公司總部。董事長吳以嶺教授得知廣東當地員工面臨『非典』威脅,深知這種病起病急,傳染性強,以發熱為首發癥狀,體溫常超過38℃,並出現頻繁咳嗽,氣促和呼吸困難等癥狀,這恰恰屬於中醫所說的外感熱病范疇,立刻讓公司配備預防治療外感熱病的中草藥制劑,快速郵寄到廣東辦事處的所有人服用,同時他們也把這連花清瘟最初始的中藥配方送到了北京、天津等全國各地的辦事處,給各地員工服用,結果原本發燒的那位員工很快退燒,而且在整個非典期間,全國各辦事處的以嶺員工再無一人中招。

  緊接著,吳以嶺教授召開了研究院眾多專家參加的會議,成立了針對SARS病毒的中藥科研組,研究廣州非典發生發展的規律,並迅即組織了強大的科研力量,研究處方、探討工藝、制定標准。他們向瘟疫挑戰,與時間賽跑,眾志成城地投入到連花清瘟的研制工作之中,在短短的15天內完成了連花清瘟的生產工藝和質量標准的研究工作。他們以漢代張仲景『麻杏石甘湯』、明代吳又可善用『大黃』、清代吳鞠通的『銀翹散』三朝名方為基礎,結合現代中藥學抗病毒藥物研究成果,並加入增強人體免疫的『紅景天』,融兩千年治療外感熱病精華,匯聚三朝名方』,研制出連花清瘟這一院內制劑。

  以嶺藥業在緊鑼密鼓地研制連花清瘟的同時,SARS病毒依然沒有消停。以嶺科研人員24小時不停做實驗,當得知中國軍事醫學科學院剛剛分離出SARS病毒,河北省衛生主管部門負責人和以嶺藥業的科研人員就把連花清瘟送到北京軍事醫學科學院P3實驗室,檢驗其對SARS病毒的治療效果。結果發現,連花清瘟殺死SARS病毒的治療效果很好,於是便把結果上報給了科技部。中藥連花清瘟膠囊借此契機獲准進入國家藥品審批通道。

  在中醫看來,流感與『非典』都屬於『外感熱病』的范疇,也就是中醫所說的『瘟疫』。能夠抗SARS病毒的連花清瘟膠囊是否也能抗流感病毒呢?基礎實驗給出了肯定的結論,中國中醫科學院實驗證實,連花清瘟對流感病毒H3N2、副流感病毒I型、呼吸道合胞病毒、腺病毒等均有抑制作用,出色的研究結果再一次鼓舞了研究者們。

  實驗室的結果不足以說明用在人身上有沒有效果,在2003年5月份北京的藥審會上,與會中西醫專家就連花清瘟討論了一天一夜。最後專家意見是:同意進入臨床研究。由中國中醫科學院廣安門醫院為組長單位,中國中醫科學院西苑醫院、北京中醫藥大學東直門醫院、河北醫科大學第二醫院等為參加單位,對連花清瘟進行了多中心臨床研究,結果表明連花清瘟治療流感療效確切。這是用在流感病人身上反映出的結果。

  2004年5月,經歷了347天緊張的研發後,連花清瘟膠囊一次性通過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國家藥審中心的審查,獲得新藥證書和生產批件,成為我國抗流感藥物中的新成員。

  連花清瘟上市後,也沒有停止試驗研究的步伐,這裡有必要重點提一下廣州呼吸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這家研究機構由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教授組織創建,目的就是通過高水平的科學和醫學合作、基礎與臨床合作,開發新的疫苗或是特異性藥物,以迅速封殺SARS、禽流感等重大突發性呼吸系統傳染病的威脅。正是在這家實驗室裡,連花清瘟有效抑制的『病毒名單』不斷加長,其對甲型H1N1、H3N2、H9N2、H6N2、H7N9,乙型流感病毒、冠狀病毒、呼吸道合胞病毒、手足口病病毒EV71、鼻病毒、?疹病毒、柯薩奇病毒、MERS具有抑制作用。

  連花清瘟的抗菌性也非常有特點。中國中醫科學院、河北醫科大學、南京中醫藥大學等院所還通過多項研究發現,連花清瘟膠囊對金黃色葡萄球菌、甲乙型溶血性鏈球菌、肺炎球菌、流感杆菌等都具有抑制作用,更難能可貴的是,研究人員還通過對連花清瘟的研究看到了破解細菌耐藥這一難題的曙光。

  在自然條件下,細菌有浮游和生物膜兩種存在形態。單個浮游菌容易被抗生素殺滅,而細菌生物膜很難被分解,大多數常規抗生素無法穿透生物膜,這是細菌耐藥性形成和慢性感染性疾病遷延難愈的重要原因之一。

  中國中醫科學院的科研人員選取了肺炎的主要致病菌——金黃色葡萄球菌作為研究對象,發現青霉素對於懸浮的細菌及細菌生物膜形成初期作用明顯,但對已形成細菌生物膜後的細菌沒有明顯作用。與此相反,連花清瘟膠囊能殺滅細菌,而且細菌生物膜的存在對連花清瘟膠囊殺滅細菌的作用無明顯影響。

  研究人員還發現,連花清瘟膠囊能明顯抑制生物膜內的活菌數量,而這正是青霉素無法突破的禁區,連花清瘟膠囊能破壞細菌的整體結構,使細菌胞體脹大,細胞破裂,造成菌體大小不一,與青霉素的抗菌機制截然不同。

  相關專家表示,中國中醫科學院的這一重大發現填補了國內同類研究的空白,為中藥天然抗生素對抗『超級細菌』的研究提供了重要線索。

  烈火焠煉飛出更美的鳳凰

  中醫藥究竟有沒有效?

  在微信群、論壇、文章跟貼裡,這個話題只要一出現,總會引起激烈的爭論甚至謾罵。有人罵中醫藥藥理作用都分析不清就敢給人吃是草菅人命,有人說老祖宗使用千年足以證明行之有效,這邊罵中醫粉真愚昧不懂科學只能被人當韭菜割,那邊罵我看你純粹是被科學神教洗了腦比誰都盲信……

  網絡的言論本身就聚集了吐槽,我們先把焦點對准連花清瘟治療流感究竟有沒有效?

  有人說,不是已經在患者身上做過臨床研究證實有效了嗎?

  沒錯,但在國際主流醫學界的眼裡,單純臨床研究的說服力還遠遠不夠。

  你說因為一種藥治愈了張三李四的病患,所以就確定一定能治某病,這不是科學。因為人體是有差異性的,如果張三李四的情況比較特殊,以至於這種藥只能治療很小一部分患者怎麼辦?或者這藥只對某個地區的患者有效怎麼辦?

  循證醫學研究是國際公認的評價藥物療效與安全性的科學方法,其主要特點是采用大范圍、多樣本、雙盲實驗來檢驗藥物療效。大范圍,就是收入大量患者,然後分為用藥組和對照組,用藥組使用同一種藥物治療,對照組采用另一種藥物治療,最後比較兩種藥物的療效。多樣本,盡管患者所患的疾病相同,但各人的自身條件不同,如年齡不同,體質不同,只有多樣本纔能保證所研究的藥物適用於大部分人群;雙盲實驗,就是醫生與患者都不知道使用的是哪種藥物,最後按編號統計使用藥物後的療效,這樣最大程度地保證了藥物療效的客觀性,得出真正值得患者信賴的用藥依據。

  可以說,循證醫學研究就是一團火,專門焠煉藥物療效的烈火。

  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循證醫學就在西方醫學界形成了共識。如今,我國中醫界也形成了共識:中醫藥要發展提高,走向世界與國際接軌,就必須遵循科學研究的國際規則。循證醫學可以讓中醫的辨證論治更加系統化、規范化,使中醫診療手段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的評價國際化、科學化和標准化,最終使中醫的成果為國際醫學界所接受和認可。讓世界了解中醫藥,認識中醫藥,使用中醫藥,循證研究是必由之路。

  2009年,以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佑安醫院為組長單位,啟動了『連花清瘟膠囊治療甲型H1N1流行性感冒』的循證醫學研究,聯合河南省傳染病醫院、湖南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沈陽市、成都市、濟南市傳染病醫院等國內九家甲型流感收治醫院,在全國范圍內收集了大量病例,病例涵蓋了各主要發病年齡段、各種癥狀的甲型H1N1流感患者。這些流感患者分為試驗組和對照組,試驗組患者每天按照標准治療量服用連花清瘟膠囊,另一組患者則服用對照藥物奧司他韋膠囊。

  循證醫學研究結果令人振奮:第一,連花清瘟膠囊在抗病毒作用方面與奧司他韋沒有差異。第二,在緩解流感癥狀,特別是退熱和緩解咳嗽、頭痛、肌肉酸痛和乏力等癥狀方面,連花清瘟膠囊優於奧司他韋。第三,從藥物經濟學角度看來,連花清瘟膠囊僅是奧司他韋治療費用的八分之一。專家論證後一致認為,連花清瘟膠囊是目前經循證研究證實治療甲型H1N1流感療效確切的中成藥。

  循證醫學的烈火,煉出了更美的鳳凰。2011年,『中藥連花清瘟治療流行性感冒研究』項目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

  連花循證研究證據驚動了我國呼吸系統疾病的權威鍾南山院士,他在一次學術會議上明確表示,在臨床醫生公認最為嚴格的雙盲循證醫學研究中,連花清瘟顯示出有效減輕流感患者癥狀的治療效果,特別是出現高熱癥狀的患者在發病早期使用效果更好。他說:『以嶺敢於把現在市面上認為很好的藥交到臨床醫生手中,做嚴格的循證醫學試驗,看看它到底是不是有效。這個我很欣賞。這篇論文在《中華醫學雜志(英文版)》發表,連花清瘟膠囊采用雙盲循證醫學研究,癥狀減輕比例和時間比例與奧司他韋是近似的,病毒載量轉陰時間也是一致的,而且對高熱病人的效果比奧司他韋更好一些,這些結論起碼說明與奧司他韋有可比性,可在一定程度取代,當然要在早期使用。』

  連花清瘟並沒有在循證之路上駐足不前。2019年1月,由王辰院士承擔,衛生部北京醫院、首都醫科大學朝陽醫院、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廣東省中醫院等全國13家三甲醫院參與的『連花清瘟顆粒治療非流感病毒性肺炎隨機、雙盲、安慰劑對照、多中心臨床研究』正式揭盲。研究結果顯示連花清瘟在改善非流感病毒性肺炎患者咳嗽、咳痰、發熱、胸痛、肌肉酸痛、呼吸困難、怕冷、口渴等臨床癥狀方面顯示出良好療效。

  也就是說,連花對流感病毒以外的其他病毒感染所導致的肺炎也表現優異。這也正是中藥的特點,它不是針對某種單一的病毒,它的綜合治療作用是強大的。

  2019年11月3日,『連花清瘟顆粒治療兒童流行性感冒評價其有效性和安全性的隨機、雙盲、陽性藥平行對照、多中心臨床試驗』啟動會在天津召開。啟動會由中華中醫藥學會兒科分會名譽主任委員、天津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院長馬融教授擔任主持,研究在全國20多家三級醫院開展,以奧司他韋為對照藥物,評價連花清瘟顆粒治療兒童流行性感冒,在縮短病程、緩解癥狀以及改善中醫證候等方面的作用。該研究的開展將為兒童流感用藥提供更多選擇,同時為連花清瘟的臨床應用提供更多證據,有望成為兒童流感防治新突破。

  遠離流感是每個人的企盼

  『老婆,我好像也有點發燒了……』

  陳先生扶著額頭,搖搖晃晃地走過來對妻子說。

  『啥?你也發燒了!千萬別是被傳染了吧。』妻子一下子緊張了起來。

  沒法不緊張,自從兩周前開始,一家人就在不停地和流感做斗爭。先是7歲的大女兒突然發起燒來,燒到39.5℃,白天吃點退燒藥就能退一點,晚上就又昇高了。去醫院一查纔知道是患了甲型流感。好不容易大女兒燒退了,3歲的小兒子又發起燒來,癥狀一模一樣。就這樣,陳先生的妻子已經連續請了兩周事假在家照顧孩子。

  現在看來,陳先生似乎也中招了。妻子嘆了口氣,『你呀,這幾天自己睡客臥吧。我得去單位了,你在家多喝點水……對了,家裡桶裝水喝完了,你記得給送水工打電話送兩桶水來。』

  『剛剛我打過,送水工說前兩天給咱家送過水後,回去也發燒了。』

  『啊?』

  流感的一個主要特點就是傳染性強。流感病毒存在於病人的鼻涕、唾液、痰液中,主要通過空氣中的飛沫(咳嗽或打噴嚏)、人與人之間的接觸或與被污染物品的接觸迅速傳播,具有驚人的傳染力,一聲咳嗽可散播約10萬個病毒,一個噴嚏約含100萬個病毒。一個噴嚏可使飛沫以167公裡的時速,在1秒鍾內噴射到6米以外的地方,還可以在筆、書本、鍵盤上存活數小時之久。健康人如果直接吸入流感病毒,或經手將病毒帶入呼吸道,就會被感染。因此,流感一旦發生,就很容易在人群間擴散開來。

  這就意味著,在現實生活中不可能做到徹底切斷流感病毒的傳播途徑。增強人體自身對流感病毒的抵御能力,早用藥,早預防,纔能真正做到『遠離流感』。2019年9月6日,時值冬季流感高發期前夕,由鍾南山、王辰、高福三位我國著名呼吸病學和流感專家、中國工程院和科學院院士聯合發起的『知感冒·防流感——全民科普公益行』活動,在武漢拉開帷幕,活動在中華醫學會呼吸病學分會-2019學術會議上啟動。三位院士聯合國內眾多醫學專家、業內資深人士及國內主流媒體共同倡導:『感冒要重視,流感要早治』,藉此呼吁更多的公眾重視感冒並關注流感防治,減少流感帶來的危害。

  連花清瘟對流感的預防作用在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疫情中經受了大范圍驗證。該年3月,墨西哥暴發『人感染豬流感』疫情,並迅速在全球范圍內蔓延。世界衛生組織(WHO)初始將此型流感稱為『人感染豬流感』,後將其更名為『甲型H1N1流感』。截至2010年3月31日,全國31個省份累計報告甲型H1N1流感確診病例約12.7萬例,其中境內感染12.6萬例,境外輸入1228例,治愈12.2萬例,死亡800例。

  2009年9月4日,河北省廊坊市衛生局報告該市開發區大學城發生聚集性甲型H1N1流感病例,至9月5日8時共確診病例31例,涉及大學城3所大學。凡是大學城內有室友為甲型H1N1流感患者、同宿捨樓有甲型H1N1流感患者、近距離接觸但沒說話、近距離接觸面對面說話、接觸患者觸摸過的物體的學生們,都面臨著被傳染的風險。

  事態緊急,防控專家組對確診患者密切接觸者及周圍健康人群2萬餘人進行了迅速隔離。在20553人中,有6367人選擇服用連花清瘟進行預防,1177人選擇其他藥物進行預防,13009人沒有服用藥物進行預防。結果發現,未使用藥物預防組感染率8.8%,其他藥物預防組感染率6.8%,連花清瘟預防組感染率僅1.2%,這有力地證明了連花清瘟膠囊對甲型H1N1流感具有可靠的預防作用。

  2009年8月29日,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播出連花清瘟抗流感新聞,明確指出『我國專利創新中藥連花清瘟膠囊抗甲型H1N1流感病毒臨床與實驗研究最近取得重大突破,結果表明:該藥對甲型H1N1流感病毒具有明確作用,療效優於達菲,治療費用僅為達菲的八分之一。』肯定了連花清瘟對流感的防治作用。

  對連花清瘟的預防作用,鍾南山院士也給予高度評價:『我們在2007年做了一些實驗室研究,發現用於H3N2,連花與利巴韋林對比,凡是在早期用,在感染前1小時,感染前24小時使用,療效都比利巴韋林好的多得多,低劑量與中劑量均對減少死亡率有幫助,對平均生活時間的延長有幫助。』

  家庭必備是百姓最好口碑

  和許多老年人一樣,老李特別關心醫療健康。只要在電視上、廣播裡看到、聽到感興趣的醫療健康話題,就會立刻拿出小本子記錄下來。自打學會了使用智能手機後,更是每天樂此不疲地在互聯網上學習醫藥知識,還買了一個小塑料箱,專門放置一些日常可能用到的感冒藥、胃腸藥等。

  還別說,老李的『小藥箱』還真時不時能派上用場。有個周末兒子、兒媳帶著孫女來玩,三個人都感覺嗓子有點兒不舒服,老李說這八成是要上火感冒,趕緊搬出藥箱給大家分連花清瘟。兒子因為有事急著出門沒吃藥。結果等到了第二天,兒媳和孫女都安然無恙,嗓子也不疼了,兒子的嗓子已經疼得說不出話,而且一個勁兒地流鼻涕。老伴誇老李是『自學成醫』。

  老李美滋滋地打開手機,打開最常瀏覽的『家庭醫生在線』網站,恰好看到網站在組織網友參加『2018-2019中國家庭常備藥品排行榜』的投票評比,想到這幾天的事情,老李毫不猶豫地在『中國家庭常備感冒藥』一項下點選了『連花清瘟膠囊』。

  和老李一樣,全國超過7千萬人都關注了這項評選活動。活動由家庭醫生在線攜手《醫藥經濟報》、新生代市場監測機構共同主辦,活動自籌備至頒獎禮歷時8個月,依據新生代市場監測機構的市場調查數據、醫藥經濟報的統計數據,推舉出常備藥品的候選名單,所有候選產品接受網友票選及線下調查數據評選,選出各大類別獎項,可以說是代表了大部分消費者對家庭常備藥的認可和推薦。連花清瘟膠囊在這項活動中以治療效果好、使用范圍廣、安全性高等特點,被評為『2018-2019年度家庭常備感冒藥上榜品牌』。

  其實百姓這麼大范圍參與到活動中,是他們每年冬春感冒、流感季節服用連花清瘟的親身感受。這其中大部分人患的是普通感冒,所以連花清瘟膠囊與顆粒大面積用在了治療普通感冒上,治療流感是節段性的傳播時。

  正因為如此,連花清瘟上市十五年來,幾乎家家醫院、藥店都有連花,每年上億人次服用,深受廣大臨床醫生和患者的認可。在2015至2018年度連續四年的時間裡,連花清瘟連獲『北京晚報讀者推薦家庭常備感冒藥』稱號,還在2018年11月獲評『中國非處方藥產品綜合統計排名(中成藥)』感冒咳嗽類第二名,以及『中國OTC行業發展30周年十大突出貢獻品牌產品』榮譽稱號。

  中藥走向國際必拼華山路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推動中醫藥走向世界』。這一要求對於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增強民族自信和文化自信、促進文明互鑒和民心相通、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具有重要意義。2016年9月10日,連花清瘟美國FDAⅡ期臨床研究於在弗吉尼亞州阿靈頓郡正式啟動。研究在三十個研究中心中開展,篩選幾百名流感患者,評價連花清瘟不同劑量、不同給藥時間的退熱、緩解肌肉酸痛、改善咽痛和咳嗽等癥狀的療效和安全性,同時研究種族差異、生活習慣背景對連花清瘟療效的影響。連花清瘟由此成為我國第一個進入美國FDA臨床研究的治療流行性感冒的中藥。

  美國FDA是國際公認的藥品審批與監管的權威,由於連花清瘟已經在國內臨床應用10多年,療效和安全性證據充足,因此美國FDA批准其跳過一期臨床試驗的環節,直接進入二期臨床試驗。這不僅表明美國人對連花清瘟的療效已經有了初步的認同,也意味著連花清瘟在原料藥質量安全方面多年付出的努力得到了國際的認可。

  『藥品質量重於泰山,人民生命高於一切』,這是以嶺藥業始終堅持的質量保證理念。早在2012年,以嶺藥業就在太行山脈建立起10萬畝野生原態中藥原料基地,從藥物產地、選種,到種植、采收等各個環節,都制定了精細的質量規范以及嚴密的監管措施,為連花清瘟提供了優質原料的持續供應。

  中成藥的原材料大多是藥用植物,生長地區的土壤、氣候、季節等自然環境以及生長年限不同,都會令藥材質量有較大差異。太行山區擁有海拔高、晝夜溫差大、植物生長周期長等諸多優點,而且空氣清新,山泉水清澈。基地內出產的連翹等中藥原料綠色、原生態,有效成分充足,是連花清瘟中用來治療感冒、流感患者發燒、嗓子痛等癥狀的主要藥物。這樣的基地以嶺藥業在全國建立了17處,都是土壤、氣候最適於原料藥植物生長的區域,並運用全球定位系統精確固定。

  每個基地裡種植的藥材都是經過精心挑選的品種。比如甘肅禮縣種植基地裡的大黃,就是從掌葉大黃、唐古特大黃等三種大黃中,選出的質量穩定、安全性更好的掌葉大黃,應用在連花清瘟藥物中清泄肺熱,讓感冒、流感患者體內的毒火從大便排出。位於高海拔青藏高原的四川阿壩九龍縣出產的紅景天具有很強的生命力和特殊的適應性,耐高寒,耐缺氧,應用在連花清瘟藥物中增強人體免疫力,以防止機體染上感冒、流感,對於患過感冒、流感的人群可以愈後防復發。原料藥的品種基原一致、成分穩定讓連花清瘟的藥效更穩定。

  連花清瘟原料藥種植基地管理始終堅持『跟蹤管理、全程追溯』的原則,工作人員對基地土壤、氣候定期監測,跟蹤藥用植物的每一個生長環節,從種植,到采收,全都保留有詳細的紙質、照片、視頻記錄,為每一粒連花清瘟建立起完整的『檔案材料』。

  美國FDA的藥品審批有著當今世界最嚴苛的程序,這種程序也被歐洲和中東等地區所認同。可以說,任何中藥一旦通過FDA的藥品審批,就相當於同時拿到了世界各國的『通行證』。

  俗話說:自古華山一條路。雖然美國FDA不是通向國際市場的唯一途徑,卻是最嚴格正統的一條道路。當前,中國已經成為當今世界不容忽視的大國,習主席的多次出訪為中醫藥文化傳播和國際化爭取了更多的話語權,而屠呦呦教授因從傳統中藥中研發青蒿素抗瘧疾而喜獲諾貝爾醫學獎,為中國醫藥科技發展回歸本真提供了榜樣,增加了中醫藥走出國門、走向世界的信心。與此同時,美國市場也正在尋找既能抗流感病毒又能緩解流感癥狀的藥物。這些外界因素,可以說是給連花清瘟走上美國FDA審批之路提供了天時、地利、人和的大好機遇。

  迄2019年底止,連花清瘟已經在美國境內發生的多次流感中發揮效力,其FDA2期臨床研究的成功申報及啟動為其走向國際化市場開啟了重要的一步。無論是早日成功還是好事多磨,它都將成為中成藥開闢美國市場的先驅者。

責任編輯:周天玉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相關新聞